首页 »

外媒:陈天桥夫妇给美高校捐款1.15亿美元引舆论“炸锅”

2019/10/10 3:25:20

外媒:陈天桥夫妇给美高校捐款1.15亿美元引舆论“炸锅”

 

境外媒体称,中国企业家陈天桥夫妇12月初捐赠1.15亿美元给美国加州理工学院作为大脑科学研究之用,巨款支持海外而非国内学术机构的做法,引发各界热议。

 

据香港《经济日报》12月14日报道,内地富豪巨额捐助外国高等院校再起争议。中国前首富、企业家陈天桥夫妇,本月初捐赠1.15亿美元给美国加州理工学院支持脑科学研究,科学界有人支持富豪关注科研,亦有人批评不选择支持中国是错误。

 

陈天桥近日透过公关表示,脑科学研究是全人类的研究,需要深入的跨国和跨学科研究,正考虑长期资助百名华人科研人员研究脑科学。

 

陈天桥是盛大集团的创办人,曾是中国首富,以网络游戏业起家,后涉足金融及房地产领域。据2016年胡润百富榜统计,43岁的陈天桥拥有230亿元人民币,在中国富豪中排名第81位。

 

北大教授:不选中国是错误

 

根据微信公众号《知识分子》称,北京大学教授饶毅等人认为,陈天桥夫妇选择支持生物学和神经科学研究都历史悠久的加州理工学院,而不是正在发展中的中国大陆,是一个错误。

 

但上海科技大学教授胡霁等人认为,富豪关注科学研究是好事,陈天桥有超越大多数中国富人的科研视野和追求,值得鼓励。

 

内地媒体《知识分子》(编者注:应是微信号)近日发表文章称,盛大集团公关代表陈天桥夫妇回应说,有关捐赠经过两年多的考察后,决定选择加州理工为第一个合作伙伴。陈天桥夫妇计划投入10亿美元支持脑科学研究,因此后续仍在和中国在内的其他学校,就不同的合作方案进行讨论。

 

盛大公关表示,早在17年前盛大建立虚拟社区时,就开启了对脑研究的兴趣,想了解虚拟世界的种种虚拟成就或痛苦,为何会深刻地影响真实世界的每个参与者,并影响他们的决定。

 

盛大也说,脑科学研究是全人类的研究,会促进中国科学家和国际研究者的合作,在这个重大科学议题上取得突破。正考虑设立一个资助全球华人、博士后和助理教授的项目,长期支持上百名研究人员,加强华人科学家有关研究。

 

分析:捐赠机制仍待完善

 

据台湾中时电子报12月14日报道,在大陆,企业巨子捐巨款给海外经常引发争议。2014年,房地产业者、SOHO中国的董事长潘石屹夫妇捐款1500万美元给美国哈佛大学作为助学金,就曾引发热议。当时潘石屹还特别对媒体说明,表示资助对象是大陆的贫困大学生,让他们能透过资助在海外名校就读。

 

香港《经济日报》12月14日报道称,内地企业家捐款海外经常引发争议。分析认为,富豪选择捐赠美国高等院校,主要是美国有完善的捐赠体制,但国内慈善捐赠仍是以管理为主,而不是激励规范为主。此外,失信惩罚制度也有所欠缺。

 

相关链接

独家回应:陈天桥与加州理工的1亿美元

 

12月6日,中国企业家、盛大集团创始人陈天桥和雒芊芊捐赠1.15亿美元(大约相当于7.91亿人民币)用于支持美国加州理工学院脑科学交叉研究的消息传来,在中国科学界引起震动。

 

以北京大学教授饶毅为代表的一批科学家认为,陈天桥夫妇选择在生物学和神经科学研究都历史悠久的加州理工学院支持脑研究,而不是上升期的中国,是典型的错误。

 

以上海科技大学教授胡霁为代表的一批科学家则表示强烈支持陈天桥夫妇的行为。据《第一财经》报道,胡霁认为富豪关注科研是好事,陈天桥有超越大多数中国富人的科研视野和追求,是纯粹的慈善,值得鼓励。

 

更有科学家表示,中国的科研机构应该反思,为什么中国的企业家会选择国外的大学或科研机构。

 

作为这一事件的核心人物,陈天桥夫妇是如何看待自己的捐赠行为?陈天桥夫妇计划投入10亿美元支持脑科学研究,除了已经捐赠的1.15亿美元,接下来,他们会如何做?是否会支持中国的研究机构?

 

12月13日,《知识分子》与盛大集团取得了联系,公关总监郑思敏女士代表陈天桥与雒芊芊回应了相关问题。

 

与此同时,加州理工学院也向《知识分子》介绍了他们劝募的做法。

 

陈天桥为何选择加州理工学院首捐

 

Q:《洛杉矶时报》12月6日的报道说,你是看到加州理工学院神经科学教授Richard Andersen的团队帮助一位瘫痪病人能够通过自己的意识控制一个机械手臂的视频后,决定与Andersen教授会面,并捐款给加州理工学院的。请问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当时你已经在准备支持脑科学研究了吗?考察的结果如何?据报道,你曾经就脑科学研究和很多学校或研究机构交流过,包括哈佛大学、麻省理工学院、普林斯顿大学等,最后为什么会选择加州理工学院作为第一个捐赠的对象?加州理工学院是什么地方打动了你? 

 

A:那次访问是在2015年6月,属于我们花了两年多筹备和考察的一个例子。在两年多的时间里,我们会晤了很多该领域的科学家,并和他们所在的大学进行了深入的沟通。不过在此之前我们就已经初步确定了脑科学研究的大方向。

 

虽然在此之前我们就已经确定了脑科学研究的大方向,但是这些访谈加深了我们的兴趣、建立了我们的信心、也帮助我们进一步明确了资助的重点研究领域和资助方式。

 

接下来的一年多,我们具体化了这些想法,并通过和各个学校的紧密磋商,并最终在日前做出了选择加州理工作为第一个合作伙伴的决定。当前,我们还在和其他学校就各自的合作方案进行讨论磋商,包括国内的研究机构。

 

加州理工作为全球知名的科学和工程研究机构,在脑科学领域有着强大的研究实力和悠久的历史,我们对加州理工的研究能力一直是很钦佩。

 

Q:国内有评论认为,你选择了历史悠久的加州理工学院,而不是处于上升期的国内机构进行捐赠,可能看得不够长远。对此你作何评价?

 

A:脑科学是一项投入巨大,而挑战也是巨大,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脑科学研究是全人类的研究,需要极其深入的跨国和跨学科的协作。我们希望通过促进中国科学家和国际研究者的合作,共同在这个人类面临的重大科学课题上实现突破。

 

实际上国内的研究机构一直是我们讨论的对象之一,我们目前正在积极和进行密切的沟通中。

 

通过这些协作,中国的科学家和机构也将获益于与国际上先进的研究成果和科学家的交流。

 

Q: 据微信公号“秦朔朋友圈”发表的对你的访谈,你计划捐款10亿美元在脑科学研究。为什么会产生支持脑科学研究的想法?选择支持机构,你会考虑哪些因素?未来你会考虑国内的研究机构吗?你如何看待国内机构的脑科学研究前景?

 

A:十七年前我们创立第一个游戏式虚拟社区,五年后就已经有千万人同时在线,十七年的商业运营让我们积累了财富,积累了对世界的认知,也积累了迷思,比如为什么虚拟世界的种种虚拟成就或痛苦会如同真实世界一样深刻地影响每个参与者,甚至促使其做出种种匪夷所思的决定等等。对于这些迷思,过去这么多年我们试图从哲学、宗教、科学多个角度来解释,但思考的结果往往是带来更多的迷惑。

 

这些问题既重大、严肃又充满无尽的想象空间。它吸引我们如同回到十七年前创业之初一样,从零开始研究各个可投入的社会领域,从零开始构画各种发展策略。所幸的是,我们比起十七年前拥有更多智慧而坦诚的朋友和师长。他们鼓励并支持我们以最大的勇气和最坚定的信念来继续探寻上述我们包括所有人都迷惑的问题。因此我们把这个理想定义为——全力支持人类在对大脑认知领域的无尽探索。

 

脑科学作为人类现有知识体系里最为复杂而困难的课题之一,既充满魅力又让人望而却步。我们深知支持脑科学研究的决定将带来两个必然的挑战:巨大的付出和漫长的等待。对于前者,我们的回答是:全力以赴,对于后者,我们的回答是:永不止步。

 

脑科学是一项投入巨大,而挑战也是巨大,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脑科学研究是全人类的研究,需要极其深入的跨国和跨学科的协作。

 

中国的科学研究机构正在成为全球科学研究领域迅速崛起的力量,中国科学家和研究人员的素质也让世界科学研究界十分瞩目。参与和支持中国脑科学研究在国际上取得成就和突破也是一直以来我们在思考和进行深度沟通的领域。

 

我们已经在与多家中国顶级脑科学研究机构在接触,我们希望在不远的将来可以和媒体分享与更多研究机构的合作计划。

 

为了促进中国研究人员与国际上的交流,我们还在考虑设立一个资助全球华人、博士后和助理教授的项目,长期支持上百名研究人员,加强华人科学家在这方面的研究。

 

加州理工学院如何做募捐

 

在所有的讨论中,有一个问题令人深思。类似陈天桥这样的慈善家已经存在了捐赠的想法,作为一个潜在的受捐机构,是否也做好了准备?也就是说,面对潜在的捐赠对象,一个机构是如何鼓励募捐的?以及,科学家应该如何说服捐赠者投资自己的研究领域?

 

加州理工学院创建于1891年,与中国近代最早的一批现代大学成立时间相似。加州理工学院历史上产生过35位诺奖得主,是世界著名的研究型大学。其规模较小,有大约1000名本科生、1250名研究生,生师比大约为3:1,“与一些更加庞大的机构相比,(加州理工学院)能够为她的支持者提供一个更加精简高效的结构。”加州理工学院的发言人Steve Ritea在给《知识分子》的回复中说。

 

事实上,作为一所私立大学,加州理工学院一向有着成熟的募捐体系。Ritea介绍说,加州理工学院的发展与研究所关系部门(Development and Institute Relations)负责与捐赠者和潜在的捐赠者合作,建立一个良好的支持环境,“使资金资源与学校的愿望相匹配,所有的支持者都能够充分参与,享有知情权,为加州理工学院科学和教育的卓越发展尽心尽责”。

 

2015年5月22日,加州理工学院神经科学教授Richard Andersen和同事关于脑机协作的一篇论文在《科学》(Science)杂志发表。与此同时,与这一研究相关的一个视频被上传至互联网——Andersen和同事帮助了一个四肢瘫痪的男子利用自己的想法控制一只机械手臂。

 

“陈天桥最初是受到Andersen这一工作的鼓舞前往加州理工学院,了解Andersen的研究和整个加州理工学院的。”Ritea在回复中说,“我们就加州理工学院的使命、目标、历史和独特的研究方法进行了一系列的交谈,(在这个过程中)我们的关系得到加强,于是有了这个捐赠。”

 

Ritea介绍,陈天桥的这笔捐赠将使得加州理工学院加强在神经科学这一重要领域的研究,实现真正的跨学科研究。“陈天桥与雒芊芊神经科学研究所将使全校的神经科学家、生物学家、化学家、物理学家、工程师、计算机科学家和社会科学家共同协作,理解大脑功能背后的基础原理。”Ritea说。

 

科学家如何与外界沟通

 

加州理工学院Seymour Benzer教授、霍华德·休斯医学研究所(HHMI)研究员David J. Anderson,是加州理工学院新成立的陈天桥-雒芊芊神经科学研究所的首任所长。2003年,微软联合创始人保罗·G·阿伦(Paul G. Allen)投入1 亿美元作为种子基金,在西雅图成立了一个独立的医学研究机构艾伦脑科学研究所(the Allan Institute for Brain Sciences),Anderson是当时最大的说客之一,现在也是该研究所的科学顾问团队成员。

 

浙江大学生命科学研究院教授王立铭认为,研究机构要吸引投资,有钱人确实愿意捐赠是前提,大学有吸引捐款的传统和规矩是保障,而科学家的研究成就和沟通技巧则是最终的决定因素。

 

“他(David)的演讲能力是我见过最强的,没有之一。”王立铭说。王立铭是David J. Anderson的博士研究生,2011年毕业于加州理工学院。

 

在陈天桥夫妇决定捐赠加州理工学院的过程中,尽管David J. Anderson教授没有参与,但他还是与《知识分子》分享了他的沟通技巧。

“我认为最重要的一点是尝试使用外行也能理解的比喻来解释科学概念。同时,尊重他们的智慧、教育背景和成就。”Anderson在邮件中回复说,“需要让沟通对象感到没有什么问题太‘愚蠢’或简单,同时满足他们对于自然的好奇心,理解自然的渴望。”

 

他同时认为,在一对一的交流中,需要有直观的判断,能够感觉到交谈的人是如何考虑科学概念的,并善于发挥他们的智力优势。 “最后,你需要说明你为何因自己的工作而激动。如果你能够传达出你对研究的真正热情与兴奋,这种热情与兴奋是能够感染其他人的。”Anderson说,“换句话说,(交流)需要一些情商(EQ),而不仅仅是智商(IQ)。” 

 

事件回顾

 

2016年12月6日,美国加州理工学院宣布,慈善家陈天桥和雒芊芊向加州理工学院捐赠1.15亿美元,为加州理工学院神经科学的交叉研究提供持续的支持。

 

据介绍,加州理工学院将创建一个以陈天桥和雒芊芊夫妇命名的神经科学研究所,重点探索和理解大脑在各个尺度的结构与功能。捐赠资金将在加州理工学院的领导下,用于资助新的研究方向等活动,或支持有潜力的青年教职工和学者。同时,作为加州理工学院神经科学计划的一部分,加州理工学院将为陈天桥-雒芊芊神经科学研究所建造一个2亿美元的生物科学综合大楼,并配备全球最先进的研究设施。该大楼也以陈天桥夫妇命名。加州理工学院官网称,“这一新的计划旨在加深我们对大脑的理解,这个最强大的生物和化学计算机,在最基本的水平是如何运转,如何因为疾病或衰老而出现故障的”。

 

陈天桥-雒芊芊神经科学研究所由五个交叉研究中心组成,包括由陈天桥夫妇资助建立的陈雒脑机界面中心、陈雒社会与决策神经科学中心、陈雒系统神经科学中心、分子与细胞神经科学中心,以及已经存在的加州理工脑成像中心。加州理工学院Seymour Benzer教授、霍华德·休斯医学研究所(HHMI)研究员David J. Anderson是陈天桥-雒芊芊神经科学研究所的首任所长,上文提到的Richard Andersen教授担任陈雒脑机界面中心主任。在陈天桥-雒芊芊神经科学研究所,研究大脑过程的科学家、工程师以及创造新设备与新方法的研究人员将在一起合作,“揭示大脑工作的一般性原理,回答先前无法回答的问题”。

 

(综合自《参考消息》、《知识分子》微信号 编辑邮箱:shguancha@sina.com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雍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