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上海建筑工地上工人最愁什么?是理发!中建三局华东公司设立流动理发室

2019/10/19 12:56:36

上海建筑工地上工人最愁什么?是理发!中建三局华东公司设立流动理发室

作为中建三局集团有限公司(沪)党委副书记、工会主席,出身农家的李书鹏自认挺了解建筑工地上的工人。只要有机会,他都会往工地的食堂、宿舍里钻。他重视工地上的生活标准与细节,比如工友宿舍里的空调、公共电视、洗衣机、淋浴间、超市,缺一不可。有工友告诉记者:“宿舍住几人,几张床,几个柜子,都有标准可依;宿舍也实行物业化管理,有条件的还可配夫妻房。”从大学毕业后一直在建筑企业工作,今年42岁的李书鹏很清楚建筑工人这些年来地位的提高,可他在一次上海市总工会领导的调研中,却被一个问题考住了:“建筑工人生活中最大的困难是什么?”

 

答案竟然是“理发”,这让李书鹏有些意外。从那之后,每次到工地上,李书鹏都有意无意地找工人师傅们聊天,发现确实如此——上海的建筑工地,若在市区,理发动辄三五十元,这也罢了,有时店里看着一身尘土的工友们,还不乐意接待;若工地在郊区,则更麻烦,方圆数公里内难寻一个理发的地方。据李书鹏的调查,男工友的理发周期,常在两三个月以上,一般要等到蓬头垢面了,才找个街角的理发摊随便剪剪。而随着城市化进程,类似的理发摊越来越少……

 

于是,李书鹏和同事们决心打造“流动理发室”,在各工地附近物色理发师,晓之以理:下雨天理发店生意不好,工友们又相对空闲,不如到工地上去“薄利多销”,理发一次10元,按一次8到10分钟计算,理发师加班加点一天能有500元左右的收入。工地这边则提前发通知:某日有理发师上门,理发只需自己出5元,工会补贴5元。如此双赢,皆大欢喜。这样的“流动理发室”已在中建三局华东公司上海的工地上铺开,一年多来颇受欢迎。这给了李书鹏一个启示:职工之难,哪怕是“小事”,也要切实做好。

 

理发之外,另一件工地上的困难“小事”,是工友们与孩子的沟通问题。李书鹏与同事们在工地上引进了免费的无线网络,有条件的工地开设“工地网吧”,视频聊天多了,乡愁也缓解了。公司还组织过40余名工友与子女登上军舰,既是一次家人团聚,也是一次爱国主义教育。

 

当然,李书鹏也有烦恼。比如有些工地比较小,没有足够场地建设公共空间。李书鹏尝试利用周边社区的资源,引入物业管理方式,让工人师傅们工作之余能够看电影、看电视。他还有意识地组织工友们收看大阅兵和十九大,并组织一些文化体育互动活动。还比如,工友们来自天南地北,食堂众口难调,李书鹏坚持“工地上必须要吃好”,3年来在各工地食堂开展满意度评价,如今中建三局华东公司各个项目食堂的平均满意度已达85%以上。

 

说这些工作的时候,李书鹏话音很柔。他偶尔会想起幼年在湖北农村的生活,青黄不接的时节,只能顿顿吃南瓜;他看着不少同乡外出打工,常年漂泊无依……因此,虽然工地上的事千头万绪,但在解决职工“急难愁”的现实问题之外,李书鹏特别注重让工人师傅有“尊重感”和“融入感”,强调“体面劳动”。他组织公司工会与行政部门共同推动一线员工平均收入每年同比增长10%左右,还为全体职工购买交通意外伤害险,为女职工购买重大疾病险,为全体职工集体定制生日礼物,不断拓展员工幸福空间。结合行业特点,李书鹏先后策划开展“农民工入会集中行动”,编制《农民工入会服务手册》,发展9781名农民工加入上海市总工会,为370名工友申办上海市工会会员服务卡,推行劳务实名制管理,为工人工资足额支付、月清月结撑起“保护伞”。他还与同事加大对建筑工人流动党员的排摸管理,设立《流动党员登记簿》,开办工地党校,配置党员活动室,创建书香工地,拓展建筑工人党员的教育平台;引导党员开展劳动竞赛、技能比武和工艺创新,通过加强党员教育来带动整个建筑工人队伍业务素质提升。让人欣喜的是,已经有工人师傅从工地“走出去”。2017年4月,公司成立了上海市首支以建筑工人为主体的文明交通志愿服务队,工友志愿者们利用业余时间在20多个在建项目周边开展文明交通劝导与宣传。

 

李书鹏挺有获得感——近些年,90后及更年轻的青年,愿意到工地干活的越来越少,这并非提高工资便能解决的问题。如果能通过工会的努力,改变建筑工地“又脏又苦”的印象,应该会有更多年轻人愿意来上海的工地,谋一份“体面”的建筑工人的工作。

 

编辑邮箱:alexklj@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