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旅游大巴山路临时调头,两米多高窄桥上拍集体照,这样的毕业旅行太“野豁豁”

2019/10/20 11:42:09

旅游大巴山路临时调头,两米多高窄桥上拍集体照,这样的毕业旅行太“野豁豁”

 

牵动无数人心情的高考落下帷幕,许多家长也将陪着备考结束的孩子走上旅途,来一场放松的毕业旅行。不过,记者多方调查发现,打着教育、咨询等名头通过网络渠道招徕客源,打着擦边球做旅游生意的毕业游市场,有着诸多不规范之处,暗藏安全隐患。

 


 

【心有余悸的毕业旅行】

 

最近陪小升初的孩子参加了一场“新昌2日游”毕业旅行回来的市民蒋敏,回想起旅行中的种种细节还觉得心有余悸:在来回两车道、旁边就是陡坡的山路上,大巴车司机因为开错了路临时调头;孩子们漂流完毕,领队临时安排他们翻过马路边的护栏去滩涂上“摸鱼”;路过一座一米来宽、桥下全是乱石的小桥时,领队又让20多个孩子挤在桥上拍集体照,全然不顾孩子们可能摔下去的危险……

 

蒋敏后来才知道,自己参加的这个毕业旅行团的组织者——上海知泓旅游咨询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知泓旅游),并没有旅行社资质。

 

蒋敏参加的这个“新昌2日游”毕业旅行线路,是由女儿班级里的一位热心家长推荐和联络的。这位家长之前参加过知泓旅游组织的多次活动,觉得他们的线路多,服务也挺有特色,所以这次孩子们的小学毕业旅行就继续选择了同一机构。“平时工作很忙,我也没太多空去管这些事,看到有人组织,我们就参加了。”蒋敏说,直到旅程正式开始后,她才发现这次的毕业旅行团有诸多组织混乱之处。

 

首先,他们这些学生家长乘坐的大巴看起来车况一般,而且司机全程都不认识路,需要跟着孩子们坐的前一辆大巴车走或者看导航。家长们想知道下一站去哪里,大巴司机都不知道。更夸张的是,在新昌的一处山路上,司机因为开错了路,居然在一侧就是陡坡的山路上调头,车上的家长紧张得不行却又不敢尖叫,怕影响司机情绪反而更不安全。

 

在随后的具体行程中,蒋敏发现她所在大巴上的“导游”自称是上海一所高校的在读研究生,利用假期出来打工,这位“导游”到了景点没有常规的景点介绍解说词等。而在孩子们漂流结束后,领队见时间还早,就临时宣布可以去旁边的滩涂上摸鱼,不过家长们需要带着孩子们跨越路边的护栏才可进入那片并非景点的滩涂,行程上的如此“随性”令蒋敏颇不适应。

 

在路过一座一米来宽、两米多高的乡间小桥时,领队又让20多个孩子挤在桥上拍集体照,桥下全是乱石,一旦有孩子不小心被挤落,后果将不堪设想。蒋敏虽然十分担心这样的拍照行为,却也不敢大声喝止,怕这样反而惊吓到孩子们。蒋敏事后才得知,知泓旅游并没有旅行社资质。

 


 

【无旅行社资质经营并非个例】

 

针对蒋敏反映的种种问题,记者联系了知泓旅游进行求证。知泓旅游负责人卫兵称,该公司所派出的旅游大巴都是与有资质的车队签约的的,大巴司机不熟悉路的情况确实存在。关于导游资质,因为这次活动的主要目的是自然教育,所以随车的人员并非一般意义上的“导游”,而是能够给家长和孩子们讲述动植物知识的专业对口的学生,不必一定是持有导游证的专业导游。

 

至于让孩子们在桥上拍照,卫兵在向当时的领队求证后称,当时是团里有家长提出让孩子们在桥上拍照,不过考虑到可能发生的危险,当时的领队确实没有尽到足够的提醒义务和责任。

 

从知泓旅游相关微信公众号上贴出的线路来看,这一机构经验的游学线路涵盖了大别山区、内蒙古、甘南、云南及中国台湾等区域,涉及范围很广。这样一家并没有持证导游带队,也没有旅行社资质的机构,却以“自然教育”的名义经营多条游学线路,类似情况并非个案。以亲子游市场上颇有名气的“麦淘亲子”为例,该机构好几年前就已在经营各类亲子线路,包含游学、户外拓展等类型,也有了一批固定“粉丝”。但事实上,“麦淘亲子”的旅行社资质近期仍在办理之中。

 


 

【观光旅游还是教育培训?界定模糊】

 

对于亲子游市场面临的情况,乐骋旅游创始人兼旅游咨询师胡韩斌表示并不意外。

 

在胡韩斌看来,一些大型的正规旅行社虽然也有能力设计比较有特色的亲子游线路,但由于这些大旅行社经营成本比较高,很难在此类特色线路上赚取足够多的利润,给这部分市场留下了空白,很多小型机构就可以“趁虚而入”。而且,小型机构通过微信、网页等方式发布亲子游信息也可以迅速传播,在用车、导游及专家费用上能省则省,因此可以相对较低的价格占领市场份额。

 

而对于这些处于“地下经营”状态的机构来说,如果想要注册一家正规的旅行社,其门槛并不低。“以国内游旅行社来说,虽然规定只要有30万元的注册资本金就可以,但因为想要注册旅行社的人很多,实际的注册资金门槛远远高于这个数字。”胡韩斌说,除了注册资金,注册国内旅行社还要求至少要有三张导游资格证、一张总经理资格证、一张部门经理资格证才能获得行政许可,很多小的“夫妻老婆店”机构根本满足不了这个条件。

 

令蒋敏特别担心的安全问题,胡韩斌也坦言安全隐患确实存在。由于存在大量机构未注册旅行社的情况,一些机构的操作流程较难被监管到,仅靠自律难以起到真正的效果。也有家长担心,一些机构通过微信号发布收客信息,随后在微信群里发布线路及注意事项等,一些学生家长并不追问合同签订事宜,一旦旅程中出现意外情况,向谁投诉、向谁追责都是问题。

 

一位接近于监管机构的行业人士称,亲子游及各类游学夏令营市场上,没有旅行社资质的机构经营此类线路的情况较为普遍,是因为这类线路通常包含了一部分教育培训、拓展训练、文化交流的内容,很难一刀切地将其归入以观光为主要目的的旅游活动,目前仍处于多头管理的状态,这是当下最大的难点。不过,一旦此类机构规模进一步发展壮大,相关管理部门仍会引导它们尽快办理资质,而机构自身也会合法化经营的需求。对于学生家长来说,还是应该提高辨别能力,尽量选择有资质的机构报名参团,并与承接活动的旅行社签订正式的旅游合同。